嘉兴市 青河县 滦南县 溧阳市 丹棱县 慈利县 铁岭市 台江县 陵川县 九龙城区 台南县 唐海县 西宁市 兰考县 凤翔县 湖南省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新闻频道 >> 记忆往昔 >> 记忆珍藏 >> 正文

杨靖宇将军警卫员之杨效康回忆录

我要评论 来源:《兴京抗日烽火》 2018/5/23 10:25:45  作者:曹文奇 编辑:李丹  
[导读]:我叫杨效康。原籍:新宾县平顶山乡大皮巴沟里,生于沟口大红石砬子。1934年,我18岁时家搬到桓仁县头道岭,父亲和我在那里种地。1935年家又搬到大地仙人洞。在1934年5、6月,抗日联军第一军独立师(群众称“红军”)来到仙人洞一带。他们来到这里,受到了广大群众的热烈拥护和支持。
标签:小结 手机斗地主游戏下载安卓

  我叫杨效康。原籍:新宾县平顶山乡大皮巴沟里,生于沟口大红石砬子。1934年,我18岁时家搬到桓仁县头道岭,父亲和我在那里种地。1935年家又搬到大地仙人洞。

  在1934年5、6月,抗日联军第一军独立师(群众称“红军”)来到仙人洞一带。他们来到这里,受到了广大群众的热烈拥护和支持。

  1935年,我们全家闹“窝子病”,到秋天,收到粮食不够交租,父亲便忍痛用我小妹妹给地主还帐了。1935年,日伪军进山里归屯,把山沟里的人家都赶到木孟子村。同时,把山里的人家全部烧掉,我们住的房子也被烧毁,父亲一气之下,含冤而死。那时我已经结婚,有了一个小孩,在家没粮食吃,我只好带她们到马圈沟门岳父家。到岳父家也挨饿,我只好把身边的妹妹又送给人家做了童养媳。3月的一天,百家长来了说,我爹欠铧尖子地亩捐12元。因我父母双亡,便找我来要。我和亲属老林家借,他不借。因生活无出路,没办法我又将小弟送给新宾我大爷家。这天,百家长刘成贵领着两个警察来到我住的地方说:警察署兰署长说了,欠的12元地亩捐不交,就算“通匪”,凡是“通匪”的可就是有去路没回路。并限我3天交上。没办法我又到钓鱼台沟找二弟杨永康。当时二弟给地主扛活,讲的每年给5斗豆子。我找到弟弟,说明了警察署逼捐的事情。这时还有个长工,外号叫魏四鬼子的说:“咱们一起到仙人洞找红军去吧!”我们3人一核计,我说:“行!”他们俩连行李也没到地主家取,就跟我一起到了仙人洞,找到了红军二分队。人家开始不要我们。我们跟了几天,后来发给我个洋枪算是参加游击队。当时还不算正规部队,到1938年才改成大部队。

  当时自卫队有2个,1个是一分队,活动在四平街、老秃顶子以西的地方;另1个是二分队,在老秃顶子以南的仙人洞、高俭地、铧尖子一带,有时也到杉木场、大皮巴沟。

  1936年初,红军大部队由铧尖子北黑石头沟过来的,通过高俭地奔老秃顶子,也有时从铧尖子东碑登来奔红庙子往北走。1936年3月跑桃花水的时候,杨靖宇从木盂子经过一次,那时邵本良有架轰炸机,在木盂子炸了一通。部队本打算在那儿吃午饭,结果也没吃上,又奔高俭地去了。当天午后高俭地也被炸了。这年,杨靖宇他们在老秃顶过的春节。

  当时,我们后防部队,主要任务就是为大部队准备给养。老乡将高粮、黄豆等送到现在新丰厂那个沟,然后装到口袋里,由我们战士再往山上背,送到仙人洞大冰沟有两个仓子里。我们住在小冰沟。

  1937年春天,按上级指示、把地方武装一、二分队合编为游击连。这时一分队长张某牺牲,由崔队副带队,在高俭地北参加合编。游击连负责人是李指导员(本姓韩,朝鲜族),下设3个分队,过去的分队就是游击连的排(但大家仍叫分队),一分队长胡大个子,二分队长崔山好,三分队长王守业。我在一排,二弟永康在二排。

  游击连的主要任务,仍然是在游击区牵制敌人,维护地方治安以及给大部队筹备粮草。我们一般很少与敌人正面交锋,主要采取避实就虚的方针,遇到大股敌人就躲开,遇到小股敌人就打击。我们这样做的主要原因,就是因为我们当时弹药很缺乏,加之叛徒的出卖,敌人熟悉我们的活动地区,因此,我们必须保存实力,打有准备的仗,打则必胜。

  参加游击队人员的成份问题。“九·一八”事变后,山区的治安情况比较混乱,再加上生活不好。地主、富农和资本家都跑到县城和大的集镇上去了。山区住的大部分是贫雇农和个别的中农、富农。他们愿意接近抗联,并有革命的要求。所以,参加游击队的百分之九十是贫、雇农及个别中农。此外,还有些被改编的山林队。当时游击区里参加革命的很多,如木盂子村王懦林爷3个参加红军,还有我小时的伙伴大红石砬子的铁嘴子等。

  当时部队里,为了防止出现意外,每个战士都不用姓名,用数字符号代替。每个班从1号一直排到12号,我参加后,被编为1号,人家就管我叫1号战士,那时同志之间的关系很好,真可以说是亲如兄弟,互相关心、互相帮助,有患共当,有搞共享。干群关系也很好,彼此看不出谁是军官谁是战士。队伍里非常民主,经常开会学习,提高政治觉悟,官兵都能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。在待遇上一律平等,官兵是同吃同住同甘苦。每当战斗时,首长以身作则带头冲锋陷阵,指挥杀敌。

  1936年冬,保甲用驮子给平顶山日本守备队送东西,没带保护队。我们排侦察到情况后,到桓仁与新宾交界的孔雀岭打埋伏。当日头两杆子高时,保甲赶着驮子由桓仁方面向新宾这边来了。我们立即开枪,5个押驮子的保甲逃跑了。扔下了20驮子,都装的大米,我们顺岗奔丫头岭,到仙人洞。然后,将大米卸入仓子,并把牲口都杀了,一劈四半冻起来。当时的仓子建在老秃顶附近,跳子塘很多,一下雪,很难被人发现。

  1936年朦月26号,日伪军从八里甸子来了一路;杉木厂经滚兔岭来了一路;二户来、木盂子来了一路,三路包围了老秃顶。敌人在老秃顶山下住二宿,白天搜山。我们游击队只好分散藏到小雪坑里蹲着,饿了,只好啃黄蜡,当时老战士有经验说,打仗时带点黄蜡吃了心不发慌,顶饿。过了2天,大部队赶来了,敌人退去。这时,我们见到,驻地房子,全被敌人烧了。一些东西也被敌人抢走了。

  1937年,形势很紧,我们到仙人洞一带千方百计弄吃的。当时盐很缺,人常不吃盐,除咳嗽外,还冒虚汗,走不动。村里大人进不了山,只有放猪、放牛的小孩,有时给我送出点盐菜。这年冬,司令部及大部队没过来。我们千方百计搞点粮食还捂了。我们住的地方被敌烧后,又用树皮把小破房收拾一下,仍然住在那,后在仙人洞半截沟又盖一个房。

  敌人千方百计的围剿我们。一天,我曾托一个人到大红石砬子,想通过亲属给家里捎个信。没想到那个人,他到木孟子警察署报告了。伪警把我爱人和大舅哥抓去,并叫我岳父到山里找我。我岳父到了吊死鬼沟,喊我的名。当时我听到了,但我没回答,因为我觉察到声音里特别。事后,有人吿诉我。“1号你没去对了,敌人就藏在你岳父的身后”。这年,我爱人和大舅哥被伪警弄到了本溪,并将我爱人迫卖了。不久,她得了浮肿病,听说没死,便被人活埋了。

  1936年之后,日军在东边道地区实行了“三光”政策,造成无人区,妄想利用这种恶毒的方法割断抗日军民联系,置抗联于死地。老百姓是支持抗联的,桓仁县仙人洞、高俭地和大小恩堡等地的群众把打下来的粮食藏在山上,然后把藏粮的地点告诉给抗联。妇女有时利用出围子洗衣服的机会,把粮藏在衣服底下,用盆带出去。还有的人有意把牲畜赶出围子,押以找牲畜为名往外带东西。尽管人民千方百计的设法帮助,但终因日伪啓察检查太严,致使我们断了粮源。由于严寒的冬天,部队只能过密营生活,往往冬天没等过完,粮食便吃光了,这样只好到敌占区进行活动。到1938年,粮食问题更加困难,我们只好用野菜、树叶、树皮当粮吃。冬季,有时战士们睡在雪地上,天寒地冷,生火还怕敌人发现,同志们根本睡不着,既便睡着了,其他同志很快将他们唤醒,怕被冻死;夏天,下雨时,同志们只好睡在水里,就这样长期吃不饱、睡不好,损坏了同志们的身体,个个瘦弱无力。虽然如此,抗联战士仍然坚持遵守纪律,不拿群众东西。这充分体现了我军指战员,为抗击日本侵略者,建立一个新社会,不怕吃苦,不怕牺牲的决心和气概。

  1937年正月15前后,有个叫小满桌的女人,她投降敌人,骑着个大红马,领伪警察、保甲来袭击老秃顶子。这次打死了6名红军战士和家属,使老秃顶我军的基地全部遭到破坏。在敌人的疯狂扫荡面前。二排崔排长动摇了,带20多人投降到八里甸子警察所,这样我们的生活更加困难。

  1938年秋,我们正准备抓地主林茂公时,突然听说,一师师长程斌投降了,我们被迫改变了计划。我们在仙人洞下边白砬子打了一仗,后奔川里与特务连会合。这时军部来人通知去接头,于是游击连与特务连共同转移,经黑石头沟奔五女山,与马、于指导员的两支队伍会师,4支队伍加一起有200多人,受李明山同志领导,隶属军部。接着奔辑安,到了粑粑沟子,天已下雪了,军部韩仁和在那里迎接我们,并带我们过浑江,到河里与军部会合,这时已11月了。

  我们在桓、新地区时,那里还有一支青年义勇军。成立一年多时间,在仙人洞垮了下去。他们都是14、15岁的青年,人数40、50人,武器就是“腰别子”和“洋炮”,弹药也很不足。

  还有抗日救国会。他们经常以“抗日救国会”的名义给群众开会。

  关于收编土匪问题。当时土匪(又称,山林队)大部分靠近我们,如”大一面”、“宫兆滨”等都收过来了,给他们命了“抗日军”的名字,让他们单独活动,不准再“绑票”。

  1939年春,我又被调到第一方面军警卫班工作。夏天,部队来到辑安的大泉源附近与日伪军警打了一仗,缴获了很多物资,我军得到了补充。但因那时敌集中大批兵力向我进攻,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,再加上冬天时间长,这些都不利于我军的活动,从而造成我军人数的下降,最后3个中队只剩下30多人,部队不得不转移到濛江。

  1940年春,我于辉南县马鞍子山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
  1941年秋,我们一行10几人去了苏联,一直到1945年9月才返回祖国。

  关于我2个弟弟,二弟杨永康,属鸡的,个子不高。16岁参加革命,开始是后方自卫队二分队9号战士。1937年改到游击连二排,仍为9号战士。1938年给李指导员当警卫员。李指导员是非常坚强的,他父亲劝他投降伪军,他没干,坚持革命。后到辑安八宝沟汇入大部队。同年,永康到司令部给韩仁和参谋长当传令兵。1941年10月来到苏联包邪它,即珲春对面。我在苏联曾见到他一次。他曾同郭副官一起回国进行侦察一次,这次行动他负了伤。而后到海参崴,1943年阴历4月份,再次回国执行任务时,牺牲在浑春、东宁一带。

  三弟,杨有康,11岁参加革命,属牛的。开始在游击连当小战士,后到辑安八宝沟被改编到第一方面军二中队炊事班,帮厨。1939年给曹亚范师长当传令兵。1940年因叛徒告密,与曹亚范师长及另外5名同志一起在辉南县牺牲。其中另一名传令兵叫太满,是朝鲜族。有一名姓辛的机枪射手,还有一个姓王的战士。有康死时15岁。我在苏联时遇到他牺牲前的一个指导员迟秉学同志。他说,有康在大雪封山时行军,总在前边为大家趟道。曹亚范师长对他非常爱护,在野营睡觉时。曹亚范睡觉时经常搂着他裹在一条毯子睡。他给曹亚范背匣子枪,曹亚范背着两个人的东西。

 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?  1982年10月

  (杨效康同志,离休前任黑龙江省精神病防治院院长。)

分享到:
用户名: 密码: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

注意:遵守《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》,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,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。

验证码: 看不清楚,点此刷新! 查看评论

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